中老年连衣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回复: 0

斯滕伯格等人的做法相反,我的策略是在心理学学科中为“理性”谋求一席之地

[复制链接]

173

主题

308

帖子

80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05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霍华德·加德纳提出多元智力理论之初,他曾经考虑过使用“技能”或“能力”这些概念。但是,他认为“这些概念都潜存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最终,我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从心理学领域选择了一个已存在的概念,并从多个不同的方向对这个概念进行拓展……我提议扩大‘智力’概念的范畴,纳入一些之前不在其内的人类能力”(1999)。与加德纳类似,罗伯特·斯滕伯格认为:“是时候拓展我们对‘聪明’二字内涵的认识了”(2003)。显而易见,两位学者的目的都在于重视MAMBIT(智力测试所评估的心智)之外的人类认知能力。同许多广义智力理论家一样[1],我非常支持他们的目标。但是,我搞不懂为什么要将人类认知的所有方面都贴上“智力”的标签,尤其是那些原本就有标签(包括民间的或科学的)的认知领域(如理性、创造性、智慧、批判性思维、思想开明、自省、明察秋毫)。
斯滕伯格、加德纳和我一直致力于抨击社会和学界对MAMBIT的神化。然而,如果当前这种将每一个积极认知特质都与“智力”联系起来的趋势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只会不断地给MAMBIT的神化过程添砖加瓦。让我们来做一个简单的实验。试想,如果有人反对在评价汽车时太过于强调马力这一指标的做法,于是,为了降低“马力”这一概念的重要性和受重视程度,他们提出了制动马力、转弯马力、缓和马力等一系列概念来描述汽车的特性。请问,这种策略可以让人们在评估一辆汽车的性能时,忽视发动机功率的重要性吗?我认为不行。反而,这种做法会使得本来希望被低估的特征得到更多的重视。当我们提及“好车的特征”时,人们会关注马力值,表示重视汽车的发动机动力。同理,当人们说起“卓越认知”时,智力概念的频繁使用会催化MAMBIT的神化过程[2]。
通过教育的方式培养认知特质的努力与尝试会受到这种策略的阻碍。例如,批判性思维这项重要认知技能就消逝在“智力”的广义概念框架中。假设“智力”概念继续不断扩张,批判性思维或者理性判断都将成为智力的一部分。智力测验的开发者们将受益于广义的“智力”概念,因为人们不断地将“智力”的广义概念与智力测验联系在一起。这些测验带着“智力”的标签,测验的开发者也不反对将智力测验与广义智力概念联系起来。例如,大卫·韦克斯勒(David Wechsler)在他的书中肆无忌惮地将智力定义为“个体执行有意行为,进行理性思考,以及有效应对环境的整体能力或能力集合体”(1958),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他开发的智力测验。然而,这个韦克斯勒智力测验根本没有测量他提出的这些能力!
[1]广义智力理论家的观点彼此之间并不相容,这一点我已反复强调过了。例如,有些广义理论家提出了创新智力、道德智力和情绪智力等多种“智力”,加德纳(1999)对此不以为然,拒绝接受这些概念。他还向其他的广义智力理论家提出警告:“我们不能‘绑架’智力二字,使它无所不包,以致其成为心理测量学领域中的‘圣杯’。”然而,事实上,如果我们汇总一下不同的广义智力理论家所提出的多种理论中涉及的所有“智力”,我们会发现,在“智力”这把大伞下几乎涵盖了所有的心理活动。智力实则成为“所有的大脑活动”,成了一个大而空洞的概念。
[2]广义智力理论家也许会认为我的比喻欠妥当,不同智力之间的相关度远远高于汽车性能之间的相关。而我认为,目前还没有充足的数据可以支持上述说法,(Klein,1997;Willingham,2004),即使有数据可以证明不同智力之间的确存在高度相关,我也不认为这会从本质上削弱我所提出的论点。当加德纳(1999)提出“从认知角度来说,我提出了一种全新定义人类本性的方式”这一观点的时候,他就在给“智力”概念添加砝码,与此同时,也惠及了与智力关系密切的MAMBIT和智力测试。
另辟蹊径:用理性障碍驯服智力概念
与广义理论家不同,我认为应该区分出MAMBIT可以评估测量的内容,给它们贴上“智力”的标签,并且严格限制智力概念的适用范围。针对大众心理学领域智力概念被滥用的现象,我们可以告知非专业民众,有更为合适、准确的专业名词和日常用语可以用来描述生活中涉及的某些认知功能。并且,这些概念也有相应的测量工具。智力测验在短时间内不会发生任何改变[1],这一事实让智力测验的批评者们痛心疾首。不过,我们的策略恰好可以利用这一点。只要给各种测试贴上“智力”的标签,那么MAMBIT将永远统治大众心理学领域中的智力概念,这一点是不容忽视的。
与加德纳、斯滕伯格等人的做法相反,我的策略是在心理学学科中为“理性”谋求一席之地,希望以此来对抗智力概念。我之所以提出理性障碍的概念,是为了阻止智力概念把“理性”也吞噬掉,因为在智力测验中全然没有评估理性。关于理性行为和信念形成,两者都有学界共识的操作化概念,MAMBIT也是如此。由于理性与MAMBIT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因此,将它们融合在一起没有任何科学意义。相反,对不同的概念进行区分辨别,正是取得科学进步的重要途径。理性障碍的出现及高发生率,充分说明了“好东西”并非总是与MAMBIT有关。
智力的广义概念在不同领域中不断扩张。造成这种现象的部分原因在于,有些人希望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打击智力测验的价值和威望。这种“稀释策略”通过拓展智力概念的方式,淡化智力测验的重要性,使得它看起来只是庞大智力概念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但是,把许多有价值的积极概念丢到智力中,并不能成功地切断智力与智力测验之间的联系。原因如下:首先,过去一百多年来,MAMBIT都与智力概念紧紧地绑定在一起,这种浓厚的历史血脉关系不会说断就断;其次,在广义的智力概念中,MAMBIT是最容易被测量的部分。无论概念的内涵有多么丰富,最可测的部分最终会获得最大的影响力,进而统治智力概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老年连衣裙 |网站地图

GMT+8, 2021-7-24 07:07 , Processed in 0.10285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