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年连衣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2|回复: 0

滕俊川的心就被揪得好紧好紧

[复制链接]

569

主题

607

帖子

191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915
发表于 2021-6-12 21: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向大大咧咧的他以从未有过的严肃对唐炜和赖文俊说:“老兄呀,我觉得,那个蓝洁好象挺有意思的。”
  赖文俊皮笑肉不笑地说:“是她挺有意思的,还是你对她有意思。”
  郭剑锋竟然羞怯地摆摆手,说:“唉呀,我也不知道,知道的话我还找你们呀。反正我一见她笑就头晕。”
  “哈哈哈,呆!”唐炜仰头大笑。
  郭剑锋一个拳头挥到唐炜面前,唐炜赶紧笑着闪开。
  赖文俊问:“那你想怎么办?”
  郭剑锋老老实实地说:“我不想怎么办,我只是想让她知道她挺有意思的。喂——别用那样的眼光看我。我知道——嗯,我衬不上。”
  赖文俊打击郭剑锋说:“就是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你衬不上她啦。”
  唐炜立即说:“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罪的。”
  郭剑锋欣喜若狂地吹响口哨,感谢唐炜的支持。
  唐炜又说:“你直接跟她说嘛。”
  郭剑锋为难了,说:“如果是别的女孩子,我就是拍她的肩膀也敢。可是,在蓝洁面前,我老是吓得像老鼠。”
  赖文俊摇摇头,说:“可怜呀,你真的是走火入魔啦。”
  唐炜取笑说:“那你写封表扬信给她。”
  郭剑锋苦恼地摇摇头:“我连写检讨书都老是写错字,还写什么表扬信。唐炜,你读那么多的书,在我们中间,就数你最‘渊博’啦,你帮我写吧。” 郭剑锋说完,竟“温柔”地对唐炜笑着。
  这一笑让唐炜浑身起鸡皮疙瘩,连忙点头说:“好好,我写,我就写。不过,我写好你自己抄。”
  郭剑锋把头点得像鸡啄米。
  第二天,蓝洁从书包里搜出一件“异物”,打开一看,原来是一首诗。
  白纸黑字,虽然字歪歪扭扭,很丑:
  疏影横斜水清浅,
  暗香浮动月黄昏。
  清丽女子,
  唱着采桑调,
  手抚七弦琴,
  从遥远的梦中走来,
  宛如一阵清风,
  又若一片白云,
  轻盈
  美丽
  纯真
  那抹浅笑
  恰似池中小荷不胜风寒的娇赧
  这封信既没称呼,又没署名。
  陶敏也看到了,她紧张地问蓝洁:“要不要告诉老师?”一边猜测那是谁的字。
  “不用。以前我也收过一些这样的信。”蓝洁摇摇头,把信揉皱了,丢进书包,轻轻地说,“我忘了它,写信的人很快也会忘记的。”
  “我怎么从小到大都没有收过这样的信呀。”陶敏心想,睁大眼,小声地问:“你在江西拍过拖吗?”
  蓝洁把头摇得像拔浪鼓,说:“没有。”
  郭剑锋忐忑不安地把那封自己还没有完全理解的信送出后,感到心头一块大石头卸下了,又看到蓝洁没有把事情透露出去,他更欣赏蓝洁了,放心地把那份仰慕藏在心里。   
  4、滕俊川和他妈妈(1)   
  蓝洁到来后,滕俊川把学习抓得更紧了。在家里,他几乎把所有的时候都花在学习上。
  滕俊川的家很简陋,一房一厅,妈妈的床铺就设在厅里。
  在妈妈回来之前,家空荡荡的,寂静追赶着寂静,滕俊川的学习也悄无声息。
  傍晚六点多,滕俊川的妈妈做完钟点工回来。妈妈跟儿子一样瘦,像在秋风的肆虐中过早地掉光了叶子的树。
  “川川,还在学习呀。”滕俊川的妈妈连鞋子都没脱就对儿子喊。
  “嗯。”滕俊川在房间里连头都没抬地应了一声。
  “宝贝,别饿着了,妈妈赶紧给你做饭去。”滕俊川的妈火烧火急地钻进厨房里。
  滕俊川还在学海泅水。
  半个小时后,一顿丰盛的晚餐做好了。
  滕俊川的妈妈把儿子的饭菜盛好后走进儿子的房间,爱怜地抚了一下儿子的头,催促道:“宝贝,快吃饭吧。”
  滕俊川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学习台。
  妈妈坐在一边,喜滋滋地看着儿子吃,不时给他夹菜。心里却在酸酸地想:“怎么川川跟他死鬼爸爸越长越像。”
  滕俊川对这种方式习以为常,大口大口地吃完了一碗饭。
  滕俊川的妈妈又给儿子盛了满满一碗饭,然后才给自己盛了一碗,正式开始吃自己的饭。
  “我的川川呀。” 滕俊川的妈妈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开腔。
  “‘我的川川’,没错,我是妈的私有财产。妈妈又要开始一口饭一句话了,天呀,那些话我在几年前就倒背如流了。”滕俊川赶紧把头低了下来,拼命扒饭。
  “人活一口气,佛争一柱香。”
  滕俊川的妈妈停了一下,往儿子碗里夹了两块鱼肉,说:“多吃鱼,补脑。”
  “我们俩活着,就要争一口气,活得好好的,知道吗?”
  滕俊川频频点头,连头发都要吃饭了。
  “那死鬼不要我们,我们偏偏要活得好好给他看!”
  滕俊川心里老大不愿意:“妈妈,你为什么老是说我爸是’那死鬼’。他是我的爸爸呀。”但他从来就不敢再把这话讲出口,因为有一次他实在忍不住说了,妈妈顿时声泪俱下地唠叨,养个儿子吃里扒外,自己不如死了算了。
  “但是,‘爸爸’——‘爸爸’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滕俊川觉得自己也不清楚,或许,爸爸只是一个符号,只是他的一个渴望罢了,就像他在什么场合听到或看到“爸爸”的字眼都会特别留意一下,然后情不自禁地失落,然后自己慢慢地说服自己,这一辈子自己都不会有爸爸疼了,有妈妈的疼爱也挺好的。
  “我的川川呀,那死鬼毁了我一生,我现在活着就是为了你呀。” 美女唯美.jpg
  每次听到妈妈说活着就是为了自己,滕俊川的心就被揪得好紧好紧,头上像有泰山压了下来,但是,他知道,妈妈讲的都是实话。自己3岁那年,爸爸一个人先从老家四川来到深圳,开的士。妈妈告诉自己,爸爸辛辛苦苦赚钱是为了让一家子以后可以到特区过上好日子。爸爸在深圳的日子确实过得很辛苦,一年只能回来一两趟,每趟就是三两天。但是,妈妈总是充满希望地告诉自己,好日子会来的。到了自己6岁那年,有一天妈妈突然神色大变,呼天抢地,不吃不喝,别人告诉自己,“你爸爸在深圳有家啦,不要你们了!”自己被吓得嚎啕大哭,妈妈搂着自己哭了几天几夜,反反复复说一句话:“你爸爸不是人。我们找他去。”妈妈跑到深圳跟爸爸交涉,要把自己带到深圳读书。爸爸同意了。刚开始,爸爸每个月会给自己和妈妈生活费,慢慢地,就没有了。妈妈告诉自己:“姓赖的迷上赌博了。以后靠我们自己了。妈每天都出去做钟点工。你就负责好好读书,将来考上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志志气气做人,知道吗?”每次自己都会认真地回答:“我知道。我会的。”对于爸爸,滕俊川也觉得很矛盾,一方面他觉得妈妈对爸爸的诅咒确实已经在自己的心里撒下了憎恨的种子,妈妈对爸爸的恨已经转接到自己身上成为自己学习上强大的动力,一方面却经常想起自己5岁那年,爸爸回四川看望妈妈和自己,带回了好多桔子,自己被爸爸抱坐在膝盖上,爸爸亲手剥开梧子,把一瓣瓣剥得干干净净的像橙色的月牙儿的桔子放进自己的嘴里,那股甜味,似乎至今还留在嘴颊里。“回忆是没用的。”滕俊川时常提醒自己,“把书读好才是有用的。”自己确实也做到了,成绩没让妈妈担心过。   
  4、滕俊川和他妈妈(2)   
  “妈,我告诉你一件事。”滕俊川说。
  “什么事?”
  “我们班来了个插班生。”
  “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老年连衣裙 |网站地图

GMT+8, 2021-7-24 05:20 , Processed in 0.11056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