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年连衣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回复: 1

嘀嘀咕咕在说蓝洁的坏话——知人知面不知心

[复制链接]

569

主题

607

帖子

191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915
发表于 2021-6-13 07: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有写信?”朱婷婷问。
  谢珊珊不走了,一把甩开朱婷婷的手,说:“你是第一天认识我?我做了会不跟你说?”
  朱婷婷陪着笑说:“就是你做了我也不奇怪呀。你说这事多解恨,老师肯定会对蓝洁有看法。今天晚上我上Q、发邮件、发信息、打电话,告诉全世界的人我们学校有个斯文败类,她的名字就叫蓝洁,喜欢写告状信,告老师的状告同班同学的状,叫她能滚多远就滚多远,在我们面前永远消失。她太可恨了,如果不是她,你就不会跟唐炜分手。呃,珊,她的告状信写了什么,你告诉我,我发布新闻的时候像语文老师说的,‘有理有据’。”
  谢珊珊用手挽回朱婷婷,说:“哇,你一肚子坏水。”
  “我不帮你还帮谁?”朱婷婷得意地说,“不过,我觉得写告状信还不够刺激。下次再找人扁她,叫她变成猪八戒。”
  谢珊珊假装感叹道:“最毒妇人心呀。”
  朱婷婷又得意地笑了,说:“我不毒,我是维持正义。珊,你猜那事是谁做的?”
  “我不知道,我还没睡醒呢。”谢珊珊摇摇头,懒洋洋地说。
  朱婷婷不走了,揪着谢珊珊的手臂,说:“你一定要好好想想,那个人可是我们的盟友,我们的敌人是一致的。”
  “我想想吧……”谢珊珊拼命敲着脑袋苦思冥想。
  “有没有人妒忌蓝洁靓?”朱婷婷提醒。
  “我妒忌呀。”谢珊珊半真半假地说。
  “有没有人追她不到手,因爱成怨?”朱婷婷又问。
  “唐炜追她呀。”谢珊珊不以为然地回答。
  “她有没有跟同学结怨,如吵架?”朱婷婷又追问。
  “她跟我们结怨呀。”谢珊珊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她有没有跟校外人结怨?”朱婷婷再次问。
  “姐妹,你看她像吗。”谢珊珊梦呓般说。
  “她的成绩好像挺好的,有没有人可能嫉妒她?”朱婷婷打破沙锅问到底。
  “她这次考年级第一,全年级五百多人都可以嫉妒她呀。”谢珊珊说。
  “我们这些坐上飞机也追她不着的人背定不会嫉妒她啦,只有那些成绩跟她比较接近的人才会嫉妒她。你再想想。”朱婷婷说。
  “陶敏、吴语嫣、滕俊川的成绩好像都跟她接近吧,其他的我实在想不起来啦。”谢珊珊用力地拍着脑袋说。
  朱婷婷自信地说:“我有个好办法,明天找那几个人吓唬吓唬,狐狸会露出尾巴的。”
  “你好像比老师还厉害呢。”谢珊珊说。
  “我们自己的心理当然自己懂啦。”朱婷婷说。
  紧接着,朱婷婷又心痛地劝谢珊珊:“珊,我劝你别再吃安定了,吃下去后人变得像傻子,又伤身体又伤皮肤。那个唐炜有什么了不起,甩了就不要呗,天涯何处无大树。况且,他想跟你和好,是你不愿意罢了,你不要拿别人的不对伤自己的心,好吗?”
  谢珊珊感动地搂紧又胖又矮的朱婷婷,说:“听你的,就算陈冠希来到我面前我也不睬他,何况是单眼皮的唐炜。”
  见到谢瑶瑶了,她一见到姐姐这个样子很吃惊地问为什么。
  谢珊珊连忙咳嗽了几声,掩饰说自己病了,弄得谢瑶瑶紧紧地扶住姐姐的手臂。
  三个人搂得紧紧的,边走边聊,甚至还聊到现在成绩这么差,以后出到社会该怎么办,她们对着天空发誓,从今晚开始一定要好好学习。
  任老师送完蓝洁后,在外随便吃了快餐,就回到宿舍,连衣服也不脱,就把疲惫不堪的身心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事。   
  30、阴谋的受害者(2)   
  “连蓝洁这么好的学生都有人看不顺眼,是谁对她有意见?本班的还是别的班的。”
  同学们的形象开始逐一在任老师的脑海里回旋,但是,几乎每个都被否定了。
  “那滕俊川一直也不错呀,怎么就没人嫉妒?”
  “滕俊川!”任老师眼前立即浮现他简陋的家和含辛茹苦的妈妈,“会不会就是他?”任老师从床上一跃而起,“他是个性格内向,自尊心很强的学生,会不会是他……”
  第二天上早读的时候,班里激荡着一股黑色的漩涡。
  没上课前,三两要好的同学聚一块,嘀嘀咕咕在说蓝洁的坏话——知人知面不知心,老师对她那么好,表面上她对老师也很好,暗地里却做出偷偷写告状信的事,这种人太有心计太可怕了,表面上对你和和气气的,对你很好,说不定哪一天就给她来个背后一枪,叫你“死”得不明不白……蓝洁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成了班上大多数同学唾弃的人,成了大家在纸条上骂来骂去的人。
  “喷火龙”郭剑锋无心早读,在纸条上跟赖文俊表达自己的“痛苦”:“原来,蓝洁真的是‘拦路打劫’呀,她会害人呀。”
  赖文俊回应“喷火龙”:“我说你没眼光就是没眼光,以后离她远些再远些。”
  唐炜不相信蓝洁会做出那样的事,提醒他们:“笨猪,用点大脑想想。”
  郭剑锋赖文俊生气了,大骂唐炜:“你骂我们没脑!你才蠢猪没脑呢!!”
  陶敏也不相信蓝洁会做出如此见不得光的事。而且,看上去,蓝洁对这件事浑然不知,还在讲台上认真地带读英语,可是,下面的同学分明是在抵触她,读书的声音稀稀拉拉,大家睁着拿怀疑、质问、诘责、看不起的眼光盯着蓝洁。
  “下课后一定要和蓝洁找任老师,看谁在害蓝洁。”陶敏想,站起来,大声维持纪律。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
  朱婷婷来找谢珊珊,问:“怎么样?”
  “你厉害。”谢珊珊说,“他们骂她了。”
  朱婷婷偷笑,又问:“昨晚你有没有好好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69

主题

607

帖子

191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915
 楼主| 发表于 2021-6-13 07: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滕俊川的妈妈早就六神无主了,说:“老师,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任老师通过朋友报了警,自己就跟这位丢魂落魄的母亲坐上滕俊川上学要坐的公交车,在每一站都下车去附近寻找。
  滕俊川的妈妈像祥林嫂一样反反复复地说:“我真傻,连电脑都不会开,否则就能知道他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任老师反反复复地安慰:“别伤心。如果你会开电脑,俊川可能又要设密码了。你孩子就是因为爱你才怕给你知道。”
  滕俊川的妈妈念念叼叼地说:“我只有一个愿望,我就只有一个愿望,希望他好好读书,想不到他竟然会去做害人的事。”
  任老师一遍又遍地劝解:“俊川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好孩子,本性很纯良,他是心理出了问题才会做错事。我们尽快找到他,包容他,接纳他,让他放下包袱,重新回到集体中。”
  搜索的范围越来越大,可没人说见过一个瘦弱的、戴着眼镜背着书包的男孩。
  滕俊川的妈妈哭丧着脸,说:“如果我家川川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我们俩是同一条命呀。我现在才想起来,早上他那句‘再见’说得跟平时不一样呀。”任老师望着这位可怜的母亲心里充满悲哀。
  可怜天下父母心呀。这位母亲,才三十余岁,但是,那瘦弱干瘪佝偻的身子,干涩又爬满细纹的脸颊,粗糙的双手让她看上去足足有五十岁。这是一个负重的“袋鼠妈妈”——独身抚养孩子的母亲,背负经济压力,在人生道路上踽踽独行。她每天起早贪黑去做钟点工,一个月辛辛苦苦赚到数百元,都花费在孩子身上,自己却省吃俭用,连新衣服都不舍得买。孩子就是她的全部寄托、全部希望,孩子优异的成绩就是她幸福的天堂,以致孩子考了个第二名都不行,有了对手就要过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生活,这种单方面追求学分所造成的性格弱点就像雪山,一旦崩塌,最终受伤害的是他自己和他最亲的人。即使他的学习很顺利,在校园里没有学习的对手,但是,凭他这种性格,以后出到社会上又该如何面对竞争,如何立足?
  可怜的一对母子。可怜的母亲,培养出一个更可怜的孩子。现在,人海茫茫,这孩子会在哪里呢?他会不会已经遭受不测?任老师觉得心乱如麻,自然又想到谢珊珊的遭遇——另一种版本的不正常,生活在残缺变异的家庭里。不过,是否不完整的家庭就一定会培养出不健全的孩子,也不尽然,蓝洁就是一个很健康的女孩。唐炜也生活在一个再婚家庭里,他后妈的通情达理、大度宽容渐渐地把唐炜纳入了正常的生活轨道。如果滕俊川的妈妈也找个好伴侣过日子,一切会不会改变?
  任老师鼓起勇气,问道:“大姐,你爱人离开后,你有没有想过重新找个伴侣?”
  滕俊川的妈妈立即像被刺猬扎到一般大声说:“我的生活早就没有男人两个字,我只有孩子。”
  “为什么这样问也触怒了她?”任老师有些不安和不解,不再作声继续寻找,一边跟警方交流最新的消息。可是仍然杳无音讯。   
  34、滕俊川的出逃(3)   
  话说回滕俊川。
  早上,滕俊川默默地吃完妈妈煮的早餐,跟妈妈道了声“再见”,就出门了。坐上公交车,他觉得车子驶去的地方是一个万丈深渊,他去到那里将遭到老师的批评,同学的讥笑,连那个写字条鼓励过自己的女孩肯定也会嘲笑自己——滕俊川绝没有想到写字条的人是陶敏和吴语嫣。校长也会很快就知道事情真相,在全校师生大会上指名道姓批评自己,接着他们会投诉给妈妈听,妈妈听了肯定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训斥自己,从此,自己去到哪是都是老鼠屎——人人憎,在学期末什么评优评先都与自己无缘┉┉越想越怕,滕俊川的手心额头沁出了冷汗。他不敢再坐下去了,在车子走了两个站后,滕俊川毅然下了车。
  下了车,该去哪里呢?滕俊川望着蜘蛛丝般的电线,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停栖在上面的孤单的小鸟,没有玩伴,没有去向,想飞飞不高,想叫没人听得到。
  滕俊川背着沉甸甸的书包,漫无目的往前走。身边“呼”地一声窜过一辆摩托车,两个染着红发的社会青年怪声怪调地喊“靓仔,要不要我们送你上学?”一边扬长而去,滕俊川被吓得紧紧揪住书包,冒了一身冷汗。
  滕俊川是那么的孤苦无助,像被掷到一个荒岛的游子,哪里都不能去。家里有妈妈的苦瓜脸,学校是炼狱,网吧据说经常发生凌强欺弱的事,而朋友——滕俊川只有同学,没有朋友。
  “爸爸,我去看看爸爸。”滕俊川总算找到一个去处,“爸爸不是我妈妈的老公了,但他还是我的爸爸呀。我偷偷地望望他,就离开。”
  很明显,滕俊川对他爸爸的行踪是很熟悉的。他上了一部公交车,去到鹿丹村,找到一幢民宅,按了门锁密码,“嘭嘭”就往楼上跑,上到二楼后,滕俊川摸心里却开始发毛了,不知是否该继续往上走。“见到我爸爸该说什么……我不是想看到他,我是想知道他怎么样了。万一见到他又该怎么办?”滕俊川往楼上望,手搭着楼梯扶手,犹豫不决。
  “嘎吱。”有人开门。滕俊川立即像惊弓之鸟般侧过身子。
  “小朋友,你找谁?”一位慈祥的阿婆问道。
  “我找我找┉┉”滕俊川结结巴巴地说。
  “你怎么长得赖文强那么像,你是他的儿子?”阿婆慈祥地笑了,和蔼地说,“你想找你爸爸是不是?你爸爸又去赌博了。他都把家里的东西输光了,还是要去赌,听说还赌上了地下六合彩。我们这楼里的人都怕你爸爸呀,怕他输红了眼来抢我们的东西。我们都想赶走你爸爸,不让他在这幢楼住了。你跟你妈妈吧,你一定要好好读书,长大后好好孝顺你妈妈,知道吗?嗯,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你今天怎么不用上学?”
  “我有事找爸爸,不过,我的事不急,阿婆,你不用告诉他我来过。谢谢阿婆,我走了。”滕俊川三步作两步逃走了。
  经过一面商业橱窗,滕俊川看到自己跑进了镜子里面,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滕俊川觉得很陌生很虚空,似乎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包括自己也是一件东西罢了,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罢了。
  “天啊,那个瘦瘦小小的戴着大眼镜的呆呆愣愣的人就是我,我是谁?我是滕俊川,滕俊川又是谁……”滕俊川强迫着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
  滕俊川在车轮轰轰的街道中、在人群摩肩接踵的闹市中,像雾都孤儿一样流浪,流浪,心如死水一样平静:“鸽子怎么可能会变成青鸟?”
  十一点四十分,任老师终于接到警方消息:“滕俊川的一封信被找到了,在大梅沙!”
  “一封信?在大梅沙?他去跳海?”早已饱受身心折磨的妈妈惊慌得晕厥过去了。
  “天啊,滕俊川投海自尽?”任老师的天空打起了霹雳。
  任老师拼命按滕俊川妈妈的人中,帮她擦活络油。她慢慢苏醒过来,热泪横行,故作坚强,眼神中却透露出绝望,不甘心地喃喃自语:“这下子完了,我还为谁活着呢?”   
  34、滕俊川的出逃(4)   
  “大姐,我们还是去警务所看看吧。”虚脱的任老师搀扶起瘫软的母亲,淌过千重山万重水般来到警务所。
  一位长着络腮胡子的警察接待了他们,哀戚地递给他们一份被泪水蘸湿了字迹模糊的信——一封遗书?
  滕俊川的妈妈彻底绝望了,软绵绵地瘫倒在地,捶胸口,呼天抢地,痛不欲生,就是不敢动那封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老年连衣裙 |网站地图

GMT+8, 2021-7-24 06:17 , Processed in 0.10052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