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年连衣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回复: 0

这些渺小的生命也在微凉的空气中颤抖

[复制链接]

406

主题

617

帖子

174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40
发表于 2021-6-16 07: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座落在华北平原的一座巨大又狭小的城市,浸泡在温带季风性气候的划界里,北京的春天很短暂。虽说短暂,却也足够一个摄影家在玉渊谭的落英缤纷中静候三月之久,足够一个高三的学生完成二轮复习,足够一个失败者摆脱堕落重新站起来,足够一个处于边缘的漂泊灵魂找到方向。这个春天,足够了。

抓住春天的尾巴,我漫步在4月的护城河畔。夕阳的余晖射入荡漾的春水,浮起一颗颗闪着光的钻石。垂柳也早已长出新芽。对岸的公园里传来小孩的欢闹声,和老人放的迪斯科声——城市里的其他人们,都在某个角落奋斗着吧!是啊,这座城是从不养闲人的,向我这样如鬼魂般漂泊的人终究会被淘汰吧!

忽然,正梦游在无边愁绪中的我一头栽进路旁的花坛里,那些,存在着却从未被注意过的花儿上。四周空无一人,蓦然无声,只有对岸的嘈杂依旧。哦,处在社会边缘的人,连成为别人笑料的资格都没有。

花儿的缓冲使我的鼻梁仍然挺拔,花瓣的遮掩使我的脸仍然干净。看看那片被压扁的枯萎的花儿,我很是内疚。如果她们像《小王子》里的花儿那样会说话,我或许能得到原谅吧?可是,任凭我如何为那死去的花儿忏悔,她们沉默,仍旧被压扁了,枯萎的生命再也无法修复。可怜的花儿啊!都怪我......泪水滴道被压坏的花瓣上,它融化在土里。

我向四周望去,只见沿河的小路上,竟蔓延着长长的花坛,粉色的牵牛已经从花瓣的梢头失水,紫色小花也有些枯萎,热情的串红早已凋零,只剩零星的花蕊。相比之下,那桥边败落的晚樱,不怎么使我怜惜。在3月的暖阳里,有路过的客人与她合影,好奇的孩子嗅她的芳香,浪漫的画家欣赏她的姿色。虽然偶尔遭到折枝之痛,却也在游人中风光一场。而这阶下的小小的花儿,除了偶尔被踩踏,偶尔承受污浊的吐痰,似乎,无人问津了。另外,木本的树木,今年花败,明年花开,年年花开;而这花坛中由政府的资金养护的,从温室出来的生命,最多再撑一个月,便永远死去了。她们栽得太多了,以至人们习以为常,她们摆得太密了,以至游人轻视她们。可哪个生命,不曾绽放?

我忽然觉得,这些脆弱而渺小的花儿,像极了平凡的我们;被压扁的可怜生命,像极了失败的我。那么,谁是被我嫉妒的樱花?谁是我相顾无言的同伴?谁是最初的温室?谁是栽种我的园丁?谁是出资的园林政府?

谁是评定我生命价值的游人?

如斯可有可无的花儿,之所以活着,是因为无人瞩目中仍有阳光雨露,还是顽强的生命使然?看透生命本质的虚无,经历作为学生最大的失败,以为一切宏伟的理想,人生的价值,都已被颓废的时光碾碎。我之所以活着,是因为怕我唯一的亲人悲伤,我可怜的,辛苦的妈妈,她看到我颓废的模样,会多么伤心,可我却无法修复,破碎的希望。

可是,哪个生命不曾绽放?

当日子一天天过去,亲人一个个离去,浩瀚而又狭小的时空里只剩下游人和对手,这个信仰已死的花儿还会有勇气续写自己渺小如斯的生命吗?它还为什么绽放?

一阵晚风吹过,水波中涌出更细碎的钻石,杨柳在余晖中荡漾。这些渺小的生命也在微凉的空气中颤抖,被压扁在泥土上的花瓣也抖动着,似乎有了生机。

我心灵的晚风仍迟迟未到。

我记得一个想考导演系的同学说“现实太乏味,就活在故事里。”我记得音乐剧《猫》里那句“I must think of a new life.”我记得复读应该是最后的倔强。记得荒凉的坟场,ICU的光亮,昏睡的沉醉,清醒的痛痒。

哪个生命不曾绽放!我为生命而活。活在现实里,不让沉醉麻痹信仰,不让堕落扼杀理想。去他妈的游客,每个生命都会绽放!

寒风中,又一朵花儿被吹落,随东风飘到我的脚上,那无言的,死去的生命。”你好,花儿;再见,春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老年连衣裙 |网站地图

GMT+8, 2021-7-24 06:00 , Processed in 0.156137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